杏吧欧洲杯_性吧_【看球赢手机】【猜比分赢大奖】_sex8_杏吧有你春暖花开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

选择推广文案

【心路之俱乐部的乐章】【第18部分】【作者:无上清凉】

https://www.xingba2017.com/?x=0

×
加入VIP
来啦
3898
查看: 760|回复: 1

[转帖] 【心路之俱乐部的乐章】【第18部分】【作者:无上清凉】

  [分享提现领取免费VIP]

等级:Level 14

1万

主题

1万

帖子

2万

积分

Level 14

Rank: 14Rank: 14Rank: 14Rank: 14

积分
21422

杏之书吧-书之转帖高手

 楼主| 发表于 2023-3-26 07:17:3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

杏吧有你,春暖花开!马上注册,看更多精彩内容!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xlalahoo 于 2023-3-27 06:04 编辑






【杏彩体育】2024欧洲杯官方合作平台
杏吧会员专属5大福利



再享8大加码福利



预测胜负 留言送VIP会员








杏吧合作平台专属链接
注册享多种会员福利
【杏彩体育】
点击加入
【杏彩娱乐】
点击加入
【摩臣娱乐】
点击加入
【杏耀娱乐】
点击加入

  婚礼上我在没有告知司仪的情况下用非常深情的口吻说出了那段话,朴实到朴素的语句在司仪急中生智配的一段bgm的衬托下赚了妻子不少的泪水,以及台下宾客如雷的掌声。

  我在婚后的生活中也正是努力按照婚礼的誓约去呵护妻子呵护婚姻,我自认为没有做过伤害妻子的事,但是却不可控制的让她受到了伤害,这成了我心中永远的痛。

  换妻,顾名思义就是男人之间互换自己的妻子,在这个男权主导的社会中并没有换夫一说,有些女权主义者可能会说「不是你们换我,而是老娘在换着玩你们这些臭男人。」

  说得有道理吗?有一点吧,但是这掩盖不了男人们为了追求肉体的快感在「拯救婚姻,挽救感情」的幌子下对陌生人出让自己妻子的性权利。

  ***  ***  ***

  没有人告诉我们该怎么样生活,生活是自己的,我们自己提出的问题应该是自己来回答,我们最重要的是改变,改变身边每个人,改变身边每件事,唯一不变的就是此时此刻的勇气。

  这句话是我对一个潜在的换妻参与者劝说过程中脱口而出的一句话,我把劝说他人献出自己的妻子供别的男人享用上升到了大义凛然的高度,你问我对此感到愧疚吗?当然不!就像我说的,最重要的是改变,我要做的就是改变我所能影响的每个人对于换妻的看法。

  我所经营的换妻圈参与人数越来越多了,但是我感觉妻子却对此兴趣渐渐缺失了,游轮上的最后一天,她主动提出让前几天高度兴奋的大家稍微冷却一下各自的热情,为上岸之后回归各自的生活做个缓冲,于是在下船之前的最后一晚,大家各自抱着自己的配偶度过了最后的海上之夜。

  这并不是我的初衷,但是我尊重妻子做出的决定,于是我们这次的游轮之旅就这么稍显平淡的结束了,但这次活动的收获还是有的。

  比如说沈伦和林岚夫妻,这对夫妻经历过感情上的波折,甚至可以说是起死回生也不为过,这让他们对于感情甚至性爱有了一层超脱的理解与解读,这样的经历会让他们更能释放自己原始的欲望,从而达到彼此放纵又彼此包容的至高境界。

  我也有幸和林岚在第一晚就有过难忘的激情回忆,在她略显冰冷的外表之下是一颗火热的心,她的身体热情奔放又不失腼腆,欲拒还迎的感觉简直让我为之疯狂。

  但可惜的是下船的时候,他们却一起向我请辞了,说是感谢我们带给他们一段美好而刺激的回忆,他们会带着这样的收获回归自己的家庭生活,我当然对此感到惋惜,但是转念一想,帮助在感情上迷失的夫妻找回继续生活的激情和勇气不就是我所希望的吗,这样一来也就释然了。

  还有林思雨和陆涛,这对小夫妻简直就是一对矛盾综合体,他们彼此都对对方犯过错,他们彼此戒备的同时又都想彻底治愈两人之间的裂痕,只是他们没有经历过沈伦与林岚的那种大破大立。

  他们找到我并选择加入俱乐部就是觉得常规疗法已经不足以治愈他们感情所受的创伤,于是他们将换妻当做了一剂猛药,殊不知猛药对于一些病症确实会有虎狼之效,但是如果不那么对症反而会加速死亡。

  林思雨那晚歇斯底里的爆发让我怀疑是不是真的对他们对症下药了,想到这里我皱了皱眉,就像是一个医生想到了一起不怎么成功的案例。

  「怎么了?想什么呢?」

  沉浸在自己思绪中的我感到床垫的震动,是妻子掀开被子钻了进来,一阵熟悉的香味弥散在空气中,慢慢飘进了我的鼻腔。

  「哦,没什么。」我调整了一下思绪,「对了,回来两天了我一直没问你。」

  「问什么?」

  妻子打散了发髻,将一头长波浪铺在了枕头上。

  「最后一天你为什么取消了所有的活动?」

  妻子看了我一眼,眼神让人捉摸不定,那一瞬间我忽然明白我们离婚之前那个生活在我呵护之下的小猫般的心悦可能再也回不来了,现在在我身边的是一头不知品种的猫科动物,哦对了,她曾经说过那叫薮猫。

  妻子的嘴里吐出一口气,「也没什么,你不是一直说这是治病救人吗?我只是不想让新人们觉得这是一场没羞没臊的无遮大会而已。」

  她的话语里带着一丝怨气,很微弱,但是却清晰可闻。

  「亲爱的,你是不是厌倦了?」我摸着她柔顺而带着点湿气的秀发。

  妻子抚着额头那并不存在的鱼尾纹,沉默了足足五秒钟,「也不是厌倦,只是……」

  「只是什么?」我追问道。

  「只是能不能纯粹一些,别老是把追求肉欲上的刺激和人家说得那么冠冕堂皇。」

  她这番略带埋怨的话把我说得一愣,我摸着她秀发的手一下停住了,「你……一直以为我这么做的理由就只是想品尝不同人妻的滋味吗?」

  我的话里带了些情绪,语气有些生硬还有些委屈,要是换了平常,妻子会因为自己说错话而向我道歉,安抚我的情绪,事实上这是我们两人一直以来的默契,夫妻之间不争论对错,一切以感情大局为重,可是这次……

  妻子把修长的脖子一梗,眼神中带上了几分不满的倔强,「难道不是吗?我能陪着你一起玩一起疯就说明我不在乎所谓的脸面,我在乎的是你,可是你呢?你一边把别人的妻子脱个精光,一边却转头告诉人家的丈夫,这是为你们好,说句实话就这么难吗?」

  我简直不敢相信这是平素在我面前温柔如小鸟一般的妻子说出来的话,此时的她就像是张开了利爪,弓起身子向我抖着一身象征威慑的炸毛。

  「沈伦和林岚之间的问题,陆涛和林思雨之间的问题,你觉得这是让丈夫操对方的妻子就能解决的事吗?」

  短暂的慌乱让我陷入了沉思,妻子张了张嘴似乎还想要说什么,但是见我低头不语,她也闭上了嘴,也许是宣泄了淤积在心中的愤懑,她的情绪平稳了一些。

  「对不起老公,是我失态了,我不该这么和你说话的。」

  此时的她收起了爪子和炸毛,重新变回一只布偶猫。

  我的心里五味杂陈,瞬间涌过很多种情绪,但还是努力挤出一丝笑容,「有什么事白天再说吧,不早了,睡吧。」

  我说着关掉了我这边的床头灯,我面上做得云淡风轻,仿佛刚才妻子所说的话完全没有影响到我,但是不经意间转向外侧的睡姿还是暴露了我内心的失落。

  妻子那边迟疑了有一分钟,终于伴随一声轻微的叹息声,她也关了灯,她没有选择和我背对背,而是在犹豫片刻后蠕动着靠向了我,温热的身体贴着我的肌肤,一只手穿过我的手臂按住了我的胸膛。

  「老公,真的对不起。」她又在我的耳边轻声道着歉。

  我回手轻轻拍了拍她的屁股,紧致的臀肉包裹在柔滑的丝质睡衣内,这是我最喜欢的手感,每次睡前都能爱不释手的摸上半天,可是今天只是拍了拍。

  「没事,睡吧,明天还要上班呢。」

  「嗯。」

  第22章

  站在办公室的落地窗边望着脚下蚁群一般的人流,哦对不起,我丝毫没有贬低那些每天为生活奔忙的人们的意思,就在不是很久之前,我也是他们中的一员,只是因为一系列机缘巧合,我才有机会站在这个位置俯视一切。

  我不知道这算不算是一种恶趣味,但是当初选定这里作为办公地点的时候,这种仿佛站在时代浪尖上的感觉确实深深打动了我。

  笃笃笃,轻轻的三声敲门声响起,我回头向门口望去,全玻璃的结构让我对外面整个办公空间一览无余,他们自然也对我这个老板在办公室内的一举一动了如指掌,我看清了来人是谁,于是伸手招呼他进门即可。

  「陆总。」

  来人随手关上房门,毕恭毕敬地叫了一声。

  「坐吧,阿睿。」

  我说着按动了办公桌上的一个开关,只见面向内侧,原本透明敞亮的玻璃隔断全部变成了半透明模糊状态,开放的空间一下变得私密了起来。

  阿睿是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子,肤色偏黑,长得人高马大足有将近一米九,我在他身边都显得有些柔弱。

  长得蛮牛一般的阿睿在我面前却乖巧地像一只人畜无害的大型犬,规规矩矩地坐在了办公桌前的椅子上。

  「怎么样了?」我没头没脑的问了一句。

  阿睿伸出舌头舔了舔厚实的嘴唇,「我查了一下,原始的ip地址是在大楼内,但是具体是不是我们公司的区域暂时还不清楚。」

  「本大楼内?」我有些诧异。

  「是的。」阿睿很肯定的点了点头。

  我坐回到宽大的座椅上,高档的皮革包裹着松紧适中的海绵形成的承托感让我的身体很是舒服,但是内心却是有些沉重。

  「这里可是地标建筑,楼里的公司和各种机构少说上百家,到底是哪儿来的呢?」我边把玩着一支高档水笔,边自言自语道。

  「陆总,我能说说我的判断吗?」阿睿恭敬地说道。

  「嗯嗯,你说。」

  他又舔了舔嘴唇,似乎这是他要开口前的习惯动作。

  「我觉得给你发文件的人未必知道我们会去查他的发送地址,所以说在楼内发送并不是刻意为之要隐藏什么,而只是一个下意识的随机反应,毕竟要这么做完全可以随便找个地方就行了。」

  「你的意思是……」我的眉头皱了起来,「既然这个人选择给我发文件,必然针对的就是我,而且很可能和我认识,这么巧就在楼里发是因为……」我抬起头来和他对视一眼,「因为这人可能就是公司的人?」

  阿睿憨厚的脸上闪过一丝狡黠,「这也是我的判断。」

  英雄所见略同并没有让我感到任何的信息或是得意,我重重的靠在了椅背上,把手里的水笔扔回桌面,发出啪的一声响声。

  我按动开关,模糊的玻璃墙再次变得清晰起来,我的公司规模不算很大,但好歹也有几十名员工,望着外面或坐或站的众人,我的眼神在他们身上一个个扫过。

  「还能再缩小范围吗?」我问道。

  阿睿点了点头,「嗯,我再努力试试。」

  「好,那你去忙吧。」

  「好的,陆总。」

  阿睿站起身向我微微一鞠躬,转身开门出了办公室并轻轻带上了房门,我在他走后重新将玻璃调为模糊,一股压抑的窒息感向我袭来。

  「妈的,又来!」我低声咒骂了一句。

  是的,这个情形太过熟悉了,上次婚变就是从一个名为塔尔塔洛斯的神秘客给我发的视频开始的,视频内容是妻子在山庄聚会期间的一次被动3P。

  那一次事后被证明是梦芸的父亲施力恒在背后搞鬼,目的是将计就计驱我这匹狼去斗刘荻娜那头雌虎,他的整个谋划极其缜密,我们夫妻俩硬是凭着勇气加一点运气闯关成功才有了现如今的生活状态。

  事件的当事人刘荻娜和施力恒先后锒铛入狱,难道是和他们有关系的人为他们出头来找我麻烦?为什么还是用这种方法?

  难道就像绿文小说一样题材被禁锢了吗?

  我一边胡思乱想,一边点开了一个隐藏的文件夹,这里面只有一个文件,是一个视频文件,我将鼠标的光标放到了文件上轻点了一下,文件被选中了,我的手指悬停在半空却没有紧接着点击第二下,我看了看右手食指,不知是生理的原因还是心理的原因,它在微微颤抖。

  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还要再去看第二遍,就好像我不知道我还会因为看到妻子和他人的性爱而感到焦躁,以及……隐藏在较早之下的一丝难言的……兴奋。

  是的,我并不对此讳言,那是一种久违的让人内心产生撕裂感的兴奋,上一次产生类似感觉是在视频中看到妻子3P,是的,就是山庄那次,而这次之所以产生相思的感觉,难道是因为……也是3P的缘故?

  犹豫良久,我还是点开了视频,也许这种感觉真的让因为遍尝人妻而阈值升高的我体验到悸动的感觉。

  画面中的拍摄地点应该是一间酒店的房间,而且是很大很豪华的房间,巨大的落地玻璃窗外是一片璀璨的夜景,但是因为拍摄光线和角度的关系而看不清具体景色,但是看灯光的夺目程度应该是在市中心的某处高级酒店。

  妻子在沙发上坐着,穿着一件粉色的丝质睡衣,一头瀑布般的长发随意地束在了脑后,慵懒又不失优雅,她的两条大长腿优雅地绞在了一起,两个男人则坐在她的下首,毕恭毕敬只敢做半个屁股,还不时打量着这间超豪华套房。

  妻子的神态颇为轻松,一点都看不出被胁迫的羞辱感,三人似乎在交谈着,但是视频似乎被拿掉了音频,就像是默片一样听不见任何声响。

  视频明显经过剪辑,似乎是有人非常善解人意地剪掉了其中一些想让人快进的片段,只见三人聊了一会之后画面突变。

  原本坐在下首的两人中较为年轻的那人出现在了妻子的身后,弯着腰将一只大手伸进了妻子的睡衣内,脸上的表情还有些惶恐,或者说受宠若惊,隔着衣服看不清他的动作,但是完全能脑补出他的大手揉面团一般地搓揉着妻子巍峨的双峰。

  妻子仰着修长的脖颈,脸上露出迷醉的神色,一双勾人的杏眼此时眯了起来,暂时收敛了慑人心魄的眼神。

  从妻子的穿着打扮来看我实在猜测不出这是什么时候发生的事,难道是离婚期间的事?我们复婚后她曾经在一段时间内和我详细说过所经历的那些屈辱,直到后来我再也听不下去了才让她将某些事放在心里不用再说出来,难道这就是漏网之鱼?

  可是也不像啊,她那样子是何等的销魂与陶醉,完全看不出是受人胁迫甚至是被性侵的样子,想到这里我忽然灵光一现,难道是跟着施力恒的那段时间发生的事?

  也不对啊,她当初虚与委蛇地委身在施力恒身边其实是我们商量好的计谋,她怎么可能在此期间再瞒着施老板和别的男人干柴烈火?

  这是我第一次看这段视频时就有的疑惑,直到现在第二次看了还是没有答案,我的心神有些乱了,我不敢想象我的妻子会做出背叛我的事来!

  等一下,背叛?这个词刚冒出头来我就从心底自嘲了一下,我的妻子接触的男人绝不比我接触的女人少,而且大部分还是我点头甚至怂恿的。

  我自问看到妻子和别的男人亲热做爱会不会吃醋?答案似乎是不会,那我为什么会觉得她背叛我了呢?对了,因为这件事情我不知道,那我该怎么办?把她叫进办公室直接问她怎么回事?

  我小心谨慎的个性告诉我不能这样做,经过昨晚的争吵,啊不,只能算是激烈交流吧,我发现妻子已经不再是以前那个对我唯命是从,缩着脖子噘着嘴被我在后面推着往前走的小妇人了。

  她对于感情,对于性爱都有了自己的理解,而且是和我相左的理解,如果我直接问她会怎么样?我几乎都看见她那蔑视的眼神了。

  不,我要自己找答案!这就是我当下的决定。

  视频继续播放着,另一个男人此时还是坐在妻子的下首,虽说我看不到他的正脸,但是他的肢体动作说明他很是羡慕同伴此时的艳遇,但是碍于某些原因他还没有动手。

  但是妻子没让他等待多久,她慢慢睁开微闭的双眼,原本隐藏着的勾魂眼神被释放了出来,像是利刃一般刺向了男人。

  她的嘴角单边上扬,露出一个让我这个枕边人感到十分陌生的笑容,该怎么形容?妩媚?不,是邪魅!就像是修炼千年的狐妖看着尘世中的凡夫俗子,不是药渣就是食物!

  修长的食指勾了几下,像是有魔力一般让凡人无法拒绝仙子的旨意,只见男人着了魔一般走到妻子的身边跪了下去,妻子双手拉住裙摆往上提了一提,两条修长笔直的玉腿一前一后搭上了男人的双肩,小腿一勾,男人便会意地往前膝行了几步,仙子的膝弯正好夹在了他的肩上。

  男人像只撒娇的猫儿一般用脸蹭着妻子白皙的大腿内侧,脖子来回转动,忽然之间,他像是被施了定身法术一样僵在了那里,眼睛直勾勾地看向前方。

  我第一次看这段视频的时候是震惊的,以至于从第一秒开始就强烈地想知道结局是什么,我几乎是拉着滚动条看完了第一遍,今天的第二遍我看得仔细了很多,很多第一次没有发现的细节出现在了眼前。

  男人眼神的方向是妻子架在他肩上的双腿的尽头,因为拍摄距离的关系,我肯定看不到男人此时能看到的景象,但是我大致已经猜到了什么。

  妻子似乎洞悉了男人的想法,只见她调皮地笑了笑,诱人的雀舌伸出檀口,用极致诱惑的动作舔了舔原本就濡湿的双唇,娇俏地对男人说了句什么,男人的身子一震,如奉纶音一般伸出一双大手,将包裹在大腿上的睡衣裙摆向上推,妻子配合地抬了抬屁股,整个儿裙摆几乎被卷到了腰间。

  我的眼睛也一下瞪得老大,我的猜测被印证了,妻子果然下身是真空的,光洁白净,几乎完全没有任何毛发痕迹的完美白虎小穴暴露在了空气中,也暴露在了两个男人的眼前,也暴露爱了我的眼前。

  想到如此至臻完美的极品美穴曾经在我不知情的情况下被两个我不知道的男人欣赏,甚至之后还会想用,我的身体不禁战栗了。

  一阵鸡皮疙瘩如同浪涌一般滚过我的全身,那是兴奋之下埋藏在汗毛下的竖毛肌收缩时形成的隆起,我居然……硬了。

  【未完待续】

  字数:5,553

打赏

参与人数 1贡献 +15 收起 理由
xlalahoo + 15 [评分]自定义打赏留言~

查看全部打赏

————————————————————————————————————————————————————————————————————————————————
【如何成为杏吧13级会员(永久VIP)】【后宫导航,宅男首选,收录百大成人网站】【回家240.com】永久中文网址
回复 + 3贡献

使用道具

等级:Level 13

2

主题

1万

帖子

6760

积分

Level 13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积分
6760

玄铁会员青铜会员白银会员辉煌荣誉峥嵘岁月德高望重德隆望尊建设巨匠建筑大师黄金会员论坛元老明日之杏终身成就火眼金睛

发表于 2023-3-27 17:17:19 | 显示全部楼层 |
男人眼神的方向是妻子架在他肩上的双腿的尽头。
高级模式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上传中...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X
TOP 加入VIP
签到中心
欧洲杯直播
( RMB)购买成功!!
×
百年杏吧看书送VIP金鼎财富犀牛跑分杏彩體育杏彩娱乐摩臣娱乐杏耀娱乐杏吧APP后宮导航

Twitter|纸飞机|广告商务|加入我们|2257|DMCA|Archiver|杏吧-华语第一成人社区

GMT+8, 2024-6-15 08:40

分享推广,薪火相传 杏吧VIP,尊荣体验